小飞坦的太太扑克

猎人好!jojo好!爱发刀爱吃糖,刀与糖的转换率为100:0.1。有脑洞却文笔并不好。

暗杀组的万圣节

       微凉的意大利夜晚,加丘冷着脸关上了门,这已经是他赶走的第三波来要糖果的熊孩子了。

        “竟然在黑手党密集的西西里过万圣节,这些小混蛋也是不要命。”加丘坐在沙发上嘲讽着:“要不到糖果,难道他们就真的敢捣乱?”

        梅洛尼侧身搭在了加丘的脖子上,伸手撩了一把冰蓝色的头发:“只是一群小鬼而已。”


        贝西刚刚从门外进来就看到梅洛尼几乎整个身子都搭在加丘身上,而加丘就是一脸烦躁,贝西刚开口:“今天万圣节……”

        “不要和我提什么万圣节!没有糖果,没有!!”加丘像是炸了一样离开了客厅回到自己房间。

        贝西被吓得愣住:“他怎么了,是因为没有收到糖果吗?”

        “糖果?组里经费不是用来买这些欲望品……”梅洛尼声音突然停住了,贝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下去……自己手里的糖果?

        “这个是我刚刚路过超市的时候,服务员送的一把糖果。”贝西想了之前的事情还有些脸红,毕竟那个服务员还挺漂亮的。刚刚扯回思绪的时候就看见梅洛尼就发现在站在自己面前。

       “贝西,糖这种东西吃多了会蛀牙,而看牙医的价格不低,为了预防你牙齿上的甜蜜小问题,我决定还是帮你负担一些。”

       “啊?……哦。”虽然这段话说得义正严辞,可是贝西觉得哪里不对。但容不得他反对,梅洛尼早就从他手里抓走了大半的糖,开心的进入了加丘的房间,好像还锁了门?


       索尔贝说过要是遇见这样的情况就装作没看见,也没有告诉贝西为什么。不过这个忠告的确让贝西在组里自在很多。

       说到索尔贝,好像刚刚路过的餐厅里面两个吃饭的人好像索尔贝和杰拉德。

        咦……吃饭?老板什么时候发了工资,难道实习组员就没有工资吗。想到这里贝西心情有点低落。

       唔……好饿,给自己下碗面吃。


       才靠近厨房就听到从里面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吵闹声。

       竟然有人在做饭?

       平时暗杀组都没有人下厨房的,就连最会照顾孩子的梅洛尼做饭都是一场生化危机。所以厨房平时都是积灰的,直到贝西来了之后,才有一点生气。


       贝西扒在门边看见厨房里面的风景,漫天遍野都是黄黄的?

        盯着角落两个完整还没有被玩坏的南瓜,贝西才认出粘在冰箱和灶台,甚至像是炸在天花板上的东西是什么。

       而霍尔马吉正拿着菜刀在粉碎……切着南瓜,橘色的头发在这黄澄澄的世界里一点也不显得突兀。自然的像是一个南瓜人在切另外一个南瓜人的……

        噫!贝西甩了甩头,我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


       “霍尔,你在做什么?”贝西咽了一口口水,对着正杀气腾腾的霍尔说,“需不需要我的帮忙?”

        “贝西?太好了!就等你这句话,快来帮忙!我在给伊鲁索做南瓜饼,这些东西太难折腾了。”

       贝西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马赛克物:“霍尔你是怎么把南瓜弄到天花板的?”

       “这个啊!”霍尔笑的有点害羞,“原本想把南瓜饼炸熟的,不过好像失败了,”接着挠了挠头,一脸纯良的样子。

       贝西开始后悔刚刚自己问的话了,但是不要慌,你可是要成为优秀黑手党的人,总之先找时光机再说。

       霍尔马吉欧并没有给贝西时间去找时光机,而是扯着贝西来到灶台前,塞给他把菜刀:“拜托你了!”


       贝西用掉了大半脑浆教霍尔马吉怎么做一道简单的南瓜饼。用剩下的小半脑浆控制整个身体来给自己下了盘意面,浇上厚厚的番茄汁。

       端着意面在餐厅静静的吃,心好累。

       就在他的对面,坐着霍尔和伊鲁索,霍尔满脸笑容的拿着南瓜饼喂着伊鲁索。

        霍尔就不能让伊鲁索自己吃吗?贝西看着伊鲁索吃南瓜饼好几次咬上霍尔手指,甚至都吃进去了两个指节的场面,特别费解。

        不过这个时候还是遵从索尔贝的忠告,继续低头吃面。


       玄关传来了门铃声,看着霍尔和伊鲁索一点动作都没有。西贝急急的吃完了最后一点意面,跑去开了门。

       打开门之后看见大哥裹着大衣现在门外。

       “大哥你回来啦。”

       “先把嘴擦干净。”普罗修特看着贝西嘴边的番茄酱皱着眉。

       贝西急忙扯着袖子擦嘴,番茄酱就这样转移到了袖口上。

       普罗修特因为这动作眉头又皱了几分,视线一转看了贝西口袋里冒出的三两颗糖。“你喜欢吃糖?”普罗修特问着贝西。

       贝西脸有些红,从口袋里掏出了糖,糖果三三两两的躺在手心:“是因为今天是万圣节,我路过超市的时候服务员送的。”

       普罗修特小声嘀咕一句“怪不得”,就在贝西还没有听清楚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了满满一把糖,“这些我不喜欢吃,就由你来解决了。”然后一把塞进了贝西的手里,满满当当的堆满了掌心。

       在贝西发愣的空当摸了摸了他的脑袋:“万圣节快乐,贝西。”

       “大哥……你也快乐。”贝西的反射弧还没有回来,愣愣的回了这句话。等到反应过来就盯着手里的糖发愁了。

       牙医很贵的……


       里苏特倚在自己房门边看了全过程,盯着贝西手里的糖。

       今天是万圣节。


       伸手就将路过的普罗修特拉了进来,还顺手关了门。

       普罗修特原本以为被队长拉进来是商量什么计划,可是当听到队长说出,“Trick-or-treat”的时候竟然笑出了声。

        “贝西是孩子才有糖,队长你又要什么糖果?”

       里特苏低着头,假装没听到,用着迷人的声音继续重复:“Trick-Or-Treat。”

       “可是我没有糖了。”普罗修特摊开手,口袋里也是空荡荡的,看不见一丝糖果的影子。

       “Treat。”里特苏用着严肃的表情看着普罗修特,吐出了这个字。并且身影渐渐压进。

       普罗修特看着这场景,突然觉得自己腰好酸。上前两步抬头亲了亲里特苏的唇,“没有糖我就只好给你吃这个了。”又亲了上去,小声的说: “甜不甜?”

        “甜。”里特苏搂着普罗修特目光温柔。

        “万圣节快乐,Prosciutto。”

        “万圣节快乐,Risotto。”

      


评论
热度 ( 11 )

© 小飞坦的太太扑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