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坦的太太扑克

猎人好!jojo好!爱发刀爱吃糖,刀与糖的转换率为100:0.1。有脑洞却文笔并不好。

【暗杀组】无题

这么美味的刀片,好吃的哭下来

夕目今:

 @小露伴的太太扑克 迟到的生贺,


并不知道自己弄了个什么东西出来


说好的生存梅,大概是刀?我就是那个在人家生贺里埋刀的混蛋....






       梅洛尼醒了。深夜,两点半。为什么会醒了呢?他琢磨着,呼啦啦被吹起的窗帘告诉了他问题所在——窗子没有关紧,风里夹着些许雪花飘了进来。梅洛尼在被子里翻了一个身,皱着眉将腿蜷了起来。潮湿冰冷的空气让他的关节疼痛不已,连睡梦中都觉得有小刀在刮擦他的膝盖。该死的风湿,他想。他已经72岁了,不再是五十多年前的那个精力过剩的年轻小伙子了。


        就在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听见门呯的一声打开了,几乎就在同时,他条件反射似的坐了起来,背脊发出很响亮的“磕巴”一声:“天哪,加丘你就不能.....”当他擂鼓一般的心脏终于恢复平静之后他才意识到,那只不过是门被风吹开了。后半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周遭只有冷风灌进房间里的声音,没有光,也没有月亮,更没有加丘。


    他点燃蜡烛,在烛光的照耀下,他从被窝里慢慢地放出身子,然后坐在床沿上,伸出脚,苦笑着站起来:"真是老糊涂了。哎呀呀,好想喝热咖啡。”
    他将门缓缓关上。
 几只肥大的蟑螂静静地趴在角落里,燃烧的蜡烛照在它们的身上,身影放大后显得穷凶极恶。



  


        “梅洛尼爷爷,然后呢然后呢。”梅洛尼不用看就能猜到伊凡诺那张圆圆的小脸蛋现在洋溢着怎样企盼的神情。这孩子喜欢听他讲故事,也是少数几个愿意跟他这个奇怪的老头打交道的人。

        “然后啊——我讲到哪儿了,伊凡诺?”

       “您讲到,您向加丘竖起了中指。”女孩子脆生生地提醒道。



      “哦,是啦。当时他可气疯啦,头上的卷都快气直啦,当时天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但我就是看他那副红眼镜不爽。要不是霍尔马霍尔马吉欧和伊鲁索拉住他,估计我就要吃他一计板凳啦。“梅洛尼看着伊凡诺咯咯的笑起来,这孩子跟加丘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一样的卷发,一样的眼睛就连身后若隐若现的替身都和白色相簿相似的可怕。”那加丘先生还真是暴躁呢。“”可不是嘛...”梅洛尼咳了两声:“我记得可清楚了。但他确实是个好家伙。“
     ”那加丘先生和爷爷你比起来,谁比较厉害啊?“
      梅洛尼不置可否地笑了起来,突然他直起腰,说:”要喝热可可吗?“
      ”再加两块芝士饼干!“女孩子兴奋地嚷着。
      ”好 ,好 。“
     热可可的表面隐约倒映着梅洛尼的脸,他想起多年以前在普罗修特提议下大家一起拍的合照。照片上一群老的快站不住的老头子互相搀扶着,朝着镜头或是严肃或是笑的没心没肺的脸。这么多年了,在这世界里摸爬滚打。女人见得多了,好酒烂酒都喝得厌了,手上的血债一层覆一层,却没有能听他述说的人。想着不如停手算了,拿着被扣克的不剩多少的工资,离开地下世界,娶妻生子,再和一样老得差不多的队友喝喝茶唠唠嗑,用自己打拼的故事给孙子作睡前童话。这样的事也只有在年少的时候肖想过,可现在离年少也太远啦。
       而如今只有他一人留在长夜中,油尽灯枯。
     


    ”如果加丘还在,真想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梅洛尼笑起来,眼睛周围的细纹变得深刻起来,他望着女孩,女孩的身影和多年前的那个戴着红眼镜的,臭脾气卷毛重合起来。


       ”我昨天梦到你了,加丘。“老人的脸上浮现出少年人才有的光。伊凡诺抱着杯子,愣愣的看着老人。她并不知道老人为何要用故事里的人的名字叫她。

    ”你啊,叫我好好活着呢。“ 


评论 ( 1 )
热度 ( 24 )
  1. 丨潇洒多金ASSASSIN丨入世沒寫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飞坦的太太扑克入世沒寫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么美味的刀片,好吃的哭下来

© 小飞坦的太太扑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