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坦的太太扑克

猎人好!jojo好!爱发刀爱吃糖,刀与糖的转换率为100:0.1。有脑洞却文笔并不好。

Pokers!

好甜!!!我爱你

Yuichi:

给 @小露伴的太太扑克 的生贺~生日快乐~


哎我文力脑洞都出走了,这生贺我都不好意思给出手(怂


暗杀组 注意 含 里苏普罗 霍尔伊鲁 梅洛加丘 索尔杰拉


短,渣,OOC注意,没有文笔,微捏造。


唔啊祝你下一年也那么好看!


——————————————————————————————


纸牌塔(霍尔伊鲁)


霍尔马吉欧从贝西那搞来一副扑克,于是他和伊鲁索搭起了纸牌塔。


“……呼,好样的……”扎着六个小辫子的男人用手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小心地叹了口气。


别说什么「心静自然凉」,在这种大热天,蹲在没空调的室内玩这种费力的游戏还真不好受。


“别那么快就认输哦伊鲁索,不论做什么都需要耐心。”霍尔马吉欧看着自己已经叠了四层的纸牌塔很是满意,转头对还在努力建设三层塔的伊鲁索说到。


「你怎么那么普罗修特?」伊鲁索带着这样的表情狠狠白了一眼对方。


“再说了,为什么是搭纸牌塔?要我说还是抽乌龟实在……”


“那样的话你肯定会输的一塌糊涂啊伊鲁索,对手可是我,霍尔大爷啊~”


“原来如此。”镜子先生没好气,自顾自地继续把两张纸牌搭在一起,努力保持平稳。


……不知道过了多久,散落一地的扑克逐渐也都被搭上了塔,伊鲁索抽出手边最后一张牌,看着邻家的塔,若有所思。


“……借我张牌。”


“……哦……等等等等等伊鲁索你这样拆了我的塔要倒了!”


“啊?”哦,伊鲁索愣了下神,表示并不在意,“反正要倒了那就一起给我搭塔用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呃……「拆东墙补西墙」?”


“不不不不不你这是拆别人家的补自己家的吧伊鲁索先生!”


“我们还不算同一家?”


啊。


小脚先生陷入了沉思。发现自己无可反驳。


 


精神衰弱(梅洛加丘)


梅洛尼从镜子先生手里抢来一副扑克,于是他赶着找加丘玩起了精神衰弱。


“所以为什么我会和你玩起纸牌啊?!”蓝发小子显得有些不耐烦,拍着桌子骂。


“哎呀呀,因为我们组里买不起游戏机啊~”


梅洛尼一边回应,一边把纸牌一张一张整齐的摊在桌子上,这似乎有点出乎意料,四方四正规规矩矩,完全不像是梅洛尼的个性。


不过加丘也懒得在意多少,规矩点他还高兴点呢。


“……是梅花4……呃……刚才好像有个4……可恶忘记了!”


梅洛尼看着对方那么急躁,平静地微笑着说:“要冷静呀小加丘,玩什么都要耐心~”


“你怎么那么普罗修特!”加丘大吼,“还有,从刚才起你翻牌的顺序就怎么回事!一般玩这个不都是从外边向内翻的吗?!给我好好从外向内啊!”


梅洛尼投来了智慧的凝视,似乎已经等这一刻等了好久了:“小加丘,你想知道原因吗?~”


“可恶!要说说的干脆点!”


“你看我翻牌的轨迹~组成了什么!”


“啊?”加丘有点疑惑。


梅洛尼看着对方的样子,一只手伸过去拉过加丘的手,顺着先前翻牌的规律在牌面上比划着:“S——E——X——「sex」!”


加丘目瞪口呆。


“……吃屎去吧傻逼梅洛尼!”


 


钓鱼(里苏普罗)


普罗修特从气哄哄的冰块小子手里接过一副扑克,于是他问里苏特是否有时间陪他玩一把钓鱼。


“……为什么是我?”里苏特有点疑惑,眨了下他怪异的眼睛,看着面前的金发男人异常熟练的洗牌、分发,然后抽出椅子在对面坐下。


“你问为什么?”普罗修特一边整理着自己的牌组,挑挑眉毛回应道,“你是要我找小鬼去赌博?”


“……还要下赌注?”


“当然,我可懒得浪费时间打这种玩意。”


“赌注,按个人意愿。”普罗修特把整理好的牌组在桌上敲敲,示意对方准备开始,“你可不要用梅塔莉卡来出千哦?”


里苏特愣了愣,点了点头。


……说是如此,果然还是玩不过普罗修特。


“方片7……好的,这堆我也收下了。”金发男人撑着脑袋,一手摆弄着桌子上的卡牌,似乎对自己的胜利有超过100%的充足把握。


里苏特有些难堪。这随意答应下来陪对方玩,实际上连摸扑克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说的直白点——「这游戏能玩儿?!」


简直就像是老手跑到新手区抓了个新人虐菜玩。


普罗修特看着对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了队长~认输了?”


“……普罗修特……看着我的眼睛……”


“就算那样我也不会让你出千的。”


里苏特罢手,看着手中寥寥几张扑克有点不知所措。“……你能再给我讲一遍规则吗?”


没问题。对方爽快的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所谓钓鱼扑克,就是要把整副扑克据为己有。”


普罗修特慢悠悠地讲,手里也没停下。他看看桌上的牌局,瞟了瞟对方的手,想想。然后甚有闲情的凑过身去,拿走了里苏特手中最后的那张牌。


“不过现在,你的所有,我都已经收下了。”


 


魔术(索尔杰拉)


索尔贝向普罗修特要走了那副闲置的扑克,自己私底下研究了好久,是想给杰拉德什么惊喜吧。


“嗯哼,你难得会碰这些娱乐的玩意儿呢~”杰拉德看着面前信心满满的黑发男子,表现的很是期待。他也不知道对方会做什么,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只要是索尔贝,做什么他都会喜欢的。


“抽三张牌吧,杰拉德。”索尔贝把一沓扑克放在手里,伸出手供对方抽选。


杰拉德坐在椅子上,而索尔贝则是弯腰站着,那可是很累的,所以杰拉德也不多说什么,尽快抽出了三张扑克,递到了对方另一只手里。


梅花4,方片3,方片9。


索尔贝把手中的扑克报出来,然后把这三张牌放到剩余扑克的顶端,再由下而上把这三张扑克压到牌底。


“杰拉德,把最后三张牌拿出来吧。”


杰拉德有点疑惑,但也不在意什么:“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哎,想想应该也不是原来那三张了呢~”


嗯。


索尔贝微笑着看着对方把扑克拿出来,似乎是为了保持神秘度,还特意让对方先不要看牌。


“……杰拉德,你觉得会是什么牌呢?”


“这我可不知道,会不会在我翻开的时候突然出现一朵玫瑰呢?”


杰拉德笑笑,索尔贝看着对方的样子也很高兴,他把剩余的扑克放在桌子上,伸出手把牌一张一张摊开。


那是,红心10,红心2,红心A。


“10月2日,两年前,那是我们相遇的日子。”


“而这张A,是我所能找到最大的红心。”


“我也愿意把我内心那颗最大的红心送给你,杰拉德。”


——————————————————————————————



评论
热度 ( 7 )
  1. 小飞坦的太太扑克Yuichi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我爱你

© 小飞坦的太太扑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