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坦的太太扑克

猎人好!jojo好!爱发刀爱吃糖,刀与糖的转换率为100:0.1。有脑洞却文笔并不好。

【喂给鱼一的糖,也是提前喂给自己的生贺

里苏特在普罗修特门前等了很久,早就敲过门了,到现在都一点回应都没有。
现在他特别想破门进去,可是想到普罗修特再三告诉他要耐心等着,就犹豫了下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里苏特早就变得烦躁。甚至想了自己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普罗修特不开心的事情,让他这么耍自己。

空气传来微弱又熟悉的味道,丝丝铁锈味从门缝里飘来。
难道有敌人入侵?!
里苏特肌肉开始本能的紧绷,金属制品也开始进入备战状态。
门口传来沉闷的摔地声,铁锈味略微的明显起来。
里苏特瞬间踢破了看似坚硬的门。冲进去得一瞬间让血液凝固成刀片刺破皮肤向整个房间无差别的甩了出去。
“叮叮叮”的声音,刀片大多钉入了墙里。还有就是划破衣服刺入血肉中的声音,房间中的血腥味浓重了起来。

让里苏特错愕的是,他看到的不是外敌入侵,而是他的队员们。
杰拉德搂着索贝尔躲过所有的刀片,不过衣服却没有那么完整,左划破一刀,右划破一刀。
霍尔马吉欧龇牙咧嘴的拔出腿上胳膊上的刀片。
伊鲁索的脑袋堪堪躲过一片刀,不过还是割掉了他半个辫子,正心疼的抓着自己散落的头发。
梅洛尼面前是被冻成冰块落在地上的刀片,而加丘面前的刀片被娃娃脸给挡住了。
贝西脸已经被划破了,风衣也破掉了,僵硬的靠墙站着。
而普罗修特呢。
刀片划过了他的头发,头绳划断,散落的头发挡住了普罗修特半张。手里正拿着一把刀,刀上是…奶油?
里苏特这才注意到桌子上中了好几个刀片的蛋糕。
“队长,生日快乐。”贝西最先反应过来讪讪的说了一声。
“生日快乐啊队长。”
“生日快乐!”
接着就是其他人稀稀落落的祝福声。
“原本是想给你一点惊喜的,”普罗修特晃了晃自己绑了绷带的手:“但是出了些意外。”
接着停顿了一下,看着里苏特说:“现在好像意外更糟糕了,不过该说还是要说。”
普罗修特伸手把散落的头发撸到脑后,露出美丽的蓝色瞳仁。直直的看着里苏特,眼神真挚。
“生日快乐,里苏特。”

评论
热度 ( 10 )

© 小飞坦的太太扑克 | Powered by LOFTER